原声唱片网

“被解聘”25年的冤案何时还我公道?!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3-28

  “被解聘”25年的冤案何时还我公道?!
  谁都不会想到,一次服从组织安排的镇政府换届选举,竟会在浦江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江跃进的淫威下,毁了我的一生!
  我,浙江省浦江县浦南街道文溪村楼基勤,系革命烈士之侄。1965年2月出生,1986年1月被录用为计划内行政干部编制的乡镇干部。因工作突出,次年即1987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期间的1986年1月至1990年3月在七里乡政府工作,任财政总会计;1989年1月任七里乡团委书记、当选七里乡第九届人大代表、共青团浦江县第十届代表;1990年3月调岩头镇政府工作,任财政总会计,兼管农业税、农林特产税征收工作,并且一直担任驻村干部;1993年被当选为浦江县第九届人大代表,同年4月7日被中共浦江县委组织部任命为科员,之后被聘请为浦江县人民法院廉政监督员;1994年3月因岩头镇人代会中选举副镇长一事,在未经浦江县岩头镇党委集体研究的情况下,被浦江县劳动人事局非法解聘。
  一、牛头不对马嘴的“工作责任心不强、作风懒散”的解聘决定。1994年5月23日,浦江县劳动人事局作出《关于解聘楼基勤的决定》中指出:“楼基勤在九0年二月至今的续聘期内工作责任心不强、作风懒散……”云云。责任心不强、作风懒散,表现形式是什么?抑或造成“工作拖拉未完成任务”,抑或“方法失当发生不良后果、某项工作责任心不强群众反响强烈”等等,有吗?没有!倒是组织的培养和肯定、百姓的支持和口碑,给了我很多的荣誉:短短七年的乡镇工作中,由于我十分珍惜难得的从政机遇,努力为党工作,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就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第四年即1989年元月就任七里乡团委书记、当选七里乡第九届人大代表、共青团浦江县第十届代表;而就在所谓的“续聘期内工作责任心不强、作风懒散”的1993年却获三项殊荣:当选为浦江县第九届人大代表,中共浦江县委组织部任命为科员,聘请为浦江县人民法院廉政监督员。其中,当时全县招聘干部共有49人,能被选为县人大代表的仅我一个人。然组织的考察任用,选民的赞誉认可,竟被组织部副部长江跃进肆意妄为的抽象概念替代,请问下达解聘决定的人事劳动部门:我们党的组织原则何在?!
  二、强加于人的“选举中非组织活动”的诬陷决定。浦江县劳动人事局作出《关于解聘楼基勤的决定》中指出:“特别是在九四年三月岩头镇十届二次人代会选举中,不听组织与领导的多次劝告,进行非组织活动,造成了很坏影响,事发后,组织上又多次找其谈话,希望能认识错误,如实向组织说清有关问题,但楼认错态度较差。鉴于上述事实,根据浦劳人……,予以解聘。”岩头镇的代表都知道,召开镇十届二次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副镇长,作为浦江县第九届人大代表的我是组织原定的候选人之一。时任浦江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江跃进违反组织原则,滥用职权,暗箱操作,选举前把我的副镇长候选人换掉,岩头镇广大干部与代表对此极为不满。我国宪法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的组成人员一定要通过民主选举产生,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不能由领导任命。而在岩头镇人代会选举时,组织原定我为副镇长候选人,这完全是依照法律规定尊重人民代表意愿参选的举措。我作为年轻的当事人,想在更大范围内展示自己的才华,更好地为党为人民工作,难道这就是“搞非组织活动”?特别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选举之前,我已经接受了江跃进副部长的意图和领导的劝告,并在岩头镇党委书记薛宏绰的带领下挨个做代表的工作,甚至为了达到另选他人的目的,我几乎把话都讲绝了:“你们一定要服从上级意图,另选他人。如果投我的票,不但对我没有好处,就是选上上级也不会批准,而且将给我带来麻烦。”然由于候选人的临时改变,而导致一些代表的抵触情绪,仍有部分人民代表投了我的选票。虽然没有妨碍大局,可这一事实却使江副部长感到难堪,并立即找我谈话说“这是怎么回事”?我当时虽然内心十分气愤,但还是强忍住自己的情绪说:“我实在没有叫他们选我,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况且我又没选上,选举已顺利完成,并没有产生后果,我也心安了。”“如果你被选上,叫我们如何向组织交待?”江副部长的责问,真使我哭笑不得,难道这就是民主选举?!我真后悔当初太听组织的话而放弃自己的选举,如果坚持按选举法选举,我真的按民意选上了,他们又能把我怎么样呢?但是,历史从来没有“如果”!可怜的我,仅仅因为选举时有我的选票而驳了江副部长的颜面,却以“搞非组织活动”为由,非法剥夺了我为党为人民工作的合法权利。
  三、本人系计划内行政干部编制,科员,根本不存在聘期问题。即使按1994年5月23日浦江县劳动人事局作出《关于解聘楼基勤的决定》中关于“楼基勤……在续聘期内……,予以解聘”之说法,也足以说明我还在续聘期内,且从未领取1666元一次性生活补助费等程序而言,浦江县劳动人事局作出解聘决定,只是根据江副部长的旨意而作出的一种违法的错误决定。还有,如果说本人在此次选举中“有非组织活动”,何以不作出党纪处理?作为县人大代表,何以又不通过县人大作出直接的一棍子打死?!
  四、原岩头镇、劳动人事局领导和同事的鼓励,使我在伸冤的道路上越走越坚定。众所周知,1994年5月23日浦江县劳动人事局作出《关于解聘楼基勤的决定》后,80多名岩头镇干部和人大代表或书面或口头向各级党政组织和领导反映了对此事处理的草率和不公平,虽然对我的为人和工作成绩有些过誉,但在我当时气得生病吐血、父亲为儿含冤受屈突发脑溢血瘫痪而亡的人生最低谷时候,是他们给了我继续活下去和重新振作起来的勇气。而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当时岩头镇党政主要领导出于公平正义,为我的不公处理作了辩护,还直接到组织部找江副部长商量:“选举成功了,没有造成不良后果,对楼基勤的处理是否过重了”?而当时的劳动人事局长胡国民也曾到岩头镇政府找党政主要领导、到组织部找江副部长协调,对我的偏重处理说情,但都被专横跋扈的分管人事的组织部副部长江跃进拒绝。各级领导出于良知对我的遭遇所作的努力虽然化为泡影,但我至今仍心存感激。而使我坚持20多年的找县领导、赴省进京伸冤情,互相推诿讨公道无果,且屡屡坚持至今,均源于原工作单位领导和同事们的这份真情和支持。
  现如今, 书记主政的中国,政治清明,反腐成效明显,独断专行之恶习盛行已成过去。作为我这受冤之人,为了清白,为了公道,唯有坚持!但愿青天再现!


  蒙冤人:楼基勤
  联系电话:13105896188
  2019年 2 月26日

  部分证据附后

热文推荐

首页 | 国际 | 国内 | 社会 | 军事 | 科技 | 财经 | 房产 | 汽车 | 娱乐 | 教育 | 体育 | 生活

Copyright © 2015-2019 原声唱片网 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联系邮箱:fuwu3366@163.com